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看我們的祖先,都是去這種地方度假的啦,然後就生生生...

Science期刊上的原文連結在下面,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重點是這論文是奧克蘭大學(University of Auckland) 的"心理系"做的,是研究古人心理學嗎...。

Language Phylogenies Reveal Expansion Pulses and Pauses in Pacific Settlement
Science 2009, 323, 479-483.


p.s 有問題的話去問我妹,她是專家。

一「語」道破!波里尼西亞 祖先來自台灣
〔編譯張沛元、記者林嘉琪/綜合報導〕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樓下那篇真是一個自怨自艾的文章,現在看了有點汗顏,像是老婆婆一樣叨叨念或是像個研究生一樣憤世嫉俗。(這不是譬喻,是敘述事實)

一定是天氣太冷的關係,-25度C真的不是蓋的。

我以前很討厭長詩,因為要讀太久,我很懶惰。不過這首詩寫的真好,有韻味,已經是20年前寫的詩我到今天才讀到,也算是最好的時刻了,再早些年我大概看兩行就跳過了吧。

新年快樂!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楊牧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6 Fri 2009 16:20
  • 閉關

我覺得這篇寫的不錯: 好きだす。寫這篇文章的女孩,才十九歲而已噢。

有時候你會遇到ㄧ些人,你知道他們就是不同,他們好像活在跟你住的不一樣的世界,要不然就是神經多一條你沒有的。他們很特別,對氣氛的感覺很敏銳,對人看的精準,清楚知道自己是誰,要過的是怎樣的日子。症狀輕者嗜咖啡、嗜音樂,重者嗜酒、嗜男人/女人,他們像是生命這玩意兒特地從一大堆平凡的人裡面撿選出來的,他們有夢想,而且在夢想中生活。

你從和他們相遇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你跟他們是不同層級的人,是你想要變成但是只能拙劣的模仿的那種人。他們會變成音樂家、藝術家、作家,或是政治家、旅行者,他們連走路都有詩意,而我們只能告訴別人我學過鋼琴,會用鉛筆塗鴉,喜歡聊政治但也多半人云亦云,旅行時候拿著照相機到處照著平板的房子或樹木。我們很笨拙而且無知,他們很瘋狂而且熱愛生命。

好在大部分的其餘人都過著差不多的生活,讓這些包括我的大部分人不會感覺那麼糟糕。

總之現在除了學業上的事情之外,其他的事情暫時無法考慮,過著很枯竭的生活。寫不出文章的原因,是因為已經忘記關於人生觀、或是懷念之類的事情。沒有什麼感動,身邊沒有良善的事情,連所謂想法這東西都越來越少,比較像是朋友的同伴們也漸漸遠去。總是希望世界也暫停下來等待我,希望睜開眼還是一樣的年歲,不過人生還是一秒一秒的確實的過去了。

之前有一個想見面的朋友,然而最後還是沒能見著,扼腕。其實也只是想要聊聊,笑鬧一番,吐吐苦水,最後說聲再見加油。

今天芝加哥-10F,攝氏-25度,好冷啊。

閉關,寫論文去。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全美航空客機墜河 倖存者回憶英勇事蹟

(法新社紐約15日電) 機上的旅客排著隊準備逃生─150多人站在這架正在沈入冰冷哈德遜河(HudsonRiver)的空中巴士班機機翼上。


幾分鐘前,全美航空公司(US Airways)1549班機才進行他們從紐約拉瓜迪亞(La Guardia)到北卡羅來納州沙洛特(Charlotte)的定期航線飛行。

然而接下來卻是旅客們有生以來最嚴重的夢魘。

飛機的兩具引擎都熄火,其中一具明顯的還著火,駕駛員告訴每一個人為撞擊作準備。

此刻,這架不斷向下滑的飛機中最大的聲音是旅客在祈禱奇蹟出現。

倖存者白瑞泰(Fred Berretta)告訴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此刻,許多人都是沉默,然後有人開始祈禱。一時之間真的很難接受事實。」

這架飛機衝入曼哈坦(Manhattan)第42街外的哈德遜河中。

接下來就出現一群凡人表現英勇行為的情景。他們的共同努力使得最後每一個人都能生還。

白瑞泰回憶,旅客們幾乎是立刻就緊急排好隊和打開機門。

他說:「我真的不記得有恐慌的現象,大家都出奇的冷靜。」

另外一位倖存者柯羅傑(Jeff Kolodjay)告訴CNN,他和其他人「曾仔細確定婦孺」都上了救生艇。 

他說:「有一位女士帶著嬰兒,正試圖爬過椅子,我告訴她「婦女和小孩優先」。

大約有150名乘客和5名機員全部安全逃生,一些人坐進了飛機的救生艇,其他人則擠在機翼上。

駕駛員留在後面,檢查逐漸進水的飛機,以確定每一名乘客都安全。

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說:「我曾經和駕駛員談了很久,他在每一個人都離開飛機後,還巡視了飛機兩次。」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