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三千五百二十年後的自己的一封信  /小六


  曖呀,過了這麼久,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還記得這時候的我嗎? 偶爾會解決一整個巧克力派來犒賞自己,喜歡看著那隻懶貓用一種停止時間流的優雅態勢舔著他淺棕色的毛。在平靜一點的夜裡我會把音樂打開跟著哼,比較難過的時候就對著窗子外的梧桐樹發呆。這裡是芝加哥,正是嚴寒時候,路上人們豎起衣領,仍然庸庸碌碌。再遠一點,北極的巨大冰塊正在緩緩的溶解,北極熊咕嚕咕嚕地掉進冰冷的海水裡;沿著赤道有些雨林被砍伐,聽說南極那兒的鯨魚即將被獵捕。

  我現在很好,真希望妳會記起我的模樣。上個禮拜男人離開我了,殘喘了幾年的戀情,不過我真的愛著那男人噢,夜深的時候可以清楚聽見心碎的匡啷聲響。我沒有試圖改變些什麼,他們說這是被允許的,失戀這回事,說人類正在彼此掠奪,戰地裡的夜晚被砲火映照的像白日,妳這小事算什麼呢? 我想他們是對的,這些荒謬可笑的種種,在三千多年後的妳的眼中看起來大概是微不足道的吧。

  因為,總是還有孩子們裝飾著美麗的聖誕樹,總是還有質地良好的餐桌上放著過於奢侈的晚宴,人們穿著體面啜飲紅酒,爐子上的熱湯溢出誘人的香氣。我們禱告,聖誕歌曲響起,一切就像是比較可以被原諒似的。

  希望妳也過的好,如果可以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tsai 的頭像
wwtsai

小貓斑比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