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a journey?
A journey is not a trip.
It's not a vacation.
It's a process. A discovery.
It's a process
of self-discovery
A journey brings us face to face with ourselves.
A journey shows us not only the world,
but how we fit in it.
Does the person create the journey
or does the journey create the person?
The journey is life itself.
Where will life take you?
LOUIS VUITTON

我曾經經歷過最奇特的旅行是一個人在東京流浪。

2007年12月11日,感恩節過後兩個禮拜,芝加哥剛剛進入真正嚴冬的時節,氣溫在零度左右擺盪,不久前才掉光樹葉的枯枝還有淡淡秋末的感覺,下了一兩場雪算是悻悻然的宣告冬天的開始。不過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早上九點醒來,拉上輕鬆的行李箱,今天要坐上往東京的飛機往家的方向飛行。芝加哥早上十一點的機場一如往常的繁忙,即使是往東京的班機,乘客大多數還是美國人。距離上次回台灣已經過了一年多,而上回因為參加為期兩個禮拜的研討會,大部分時間待在新竹,真正在家休息只有短短幾天而已,好想念躺在沙發上當個懶女兒的生活。轉機的路上途經東京,剛好shun也打算回台灣,兩個人決定在東京會合待個兩三天自由行,很期待再次走在東京街道上,那是一個會令人心情雀躍的城市。這段旅行最刺激的-----起碼當時是這樣認為-----是要跟shun在旅館才會合,也就是說我們要分別從機場搭火車轉地鐵到位在汐留的旅館Villa Fontaine,在日本當然是沒有手機可以連絡,這段時間就硬著頭皮自己走透透吧。

芝加哥 -----> 東京 Narita Airport
AA 153, ORD (12:50 pm) -> NRT (3:35 pm)

飛機順利離開芝加哥地面的時候已經誤點了三小時,經過13小時的飛行到達成田機場是下午六點多。進日本九十天之內是不用簽證的,順利進了關,先拿一些美金換成日幣後,到機場一樓把我最大件的行李拿去寄放,身上只帶陪我走過不少旅程的Jansport背包。之前和shun約好晚上九點在旅館會合,空檔的時間原本打算自己一個人去上野的大黑家吃個有名的天婦羅當晚餐,現在只好直奔旅館啦。

這次打算坐京成電鐵的特急電車到東京,價格和最貴的skyliner比起來便宜一半(1000 vs 1950 yen),到達東京市區的時間大約是一個半小時。搭上火車前當然要在小小的攤販買個罐裝綠茶,150 yen,好懷念隨手可得的美味飲料啊! 火車沒幾分鐘就來了,車上很安靜,很多從機場上車的乘客都在閉目養神,幾個年輕人不停的用手機傳訊息,手指跟眼睛都沒有離開手機屏幕過。途中經過幾個小站,上來成群的中學生放學回家,單獨一人的學生背著重重的書包兩眼呆滯,也有些小朋友三言兩語的聊著天,東京的十二月不太寒冷,從芝加哥來的我一件輕薄大衣就綽綽有餘了。火車終於到達青砥站,換上轉往汐留方向的地鐵,到達新橋已經晚上九點多。

也就是這時候發現我的相機壞了,看來這趟旅程只好我一個人努力的印在腦海裡。
從新橋站出來,沿著地下街往汐留的方向走去,這裡的"地下街"是半開放式的室內街道,途中經過日本電視台,為了慶祝兩個禮拜後的聖誕節,中庭裡已經裝飾了很美麗的白色樹海,鑲上無數泛著青白色的燈泡,很多人爭相在底下照相,東京女孩子的好美啊,臉上畫著粉嫩的妝,寒冷的冬天還是穿著裙子,從頭到腳,帽子、耳罩、圍巾、衣服、大衣、短裙、褲襪、泡泡襪、靴子,每個人都精緻的像從百貨公司櫥窗走出來的一樣,手比著勝利的V字帶著甜美的笑容。穿著牛仔褲加上深黑色長大衣的我看起來像是從外星來的闖入者,拉低這個社會努力維持的高標準。東京有個氣氛,女孩子如果沒有打扮就出門,連空氣都會指責妳為什麼破壞市容,所犯的罪行大概跟穿著睡衣就去上班的程度相差不遠吧。

當然剛下飛機的我管不了會不會被路人恥笑,快步走到飯店,Villa Fontaine直接和地鐵站連結,整個挑高十幾層樓的中庭顯得很氣派,不愧為高價的商務旅館。到了櫃台要check in,心裡還想著shun大概已經在旅館房間等我一會兒了,這時候櫃檯男服務員用流利的英語跟我說我有個message。有人留言給我? 看了他遞給我的便條紙,短短兩句:

My flight delayed, I will arrive Tokyo tomorrow afternoon.

Ms. Lin

哪泥! 一時之間還沒有會過意來,看了留言幾次,櫃檯人員說是shun打電話給旅館的。原來從頭到尾那種趕路的匆忙感覺都是自己內心的想像,shun不在東京,不在旅館房間,我現在是單獨在東京這個城市裡。腦袋接受了一下現實,拿到鑰匙,當然還是先進房間再說。終於歇腳後躺在床上,一個人耶,從現在為到明天止都要一個人行動了。腦袋很多問號,但是還是先跟家裡報平安吧,用筆記型電腦連上了網路,剛好就在msn上遇到shun。原來shun從達拉斯飛往東京的飛機先是誤點,最後起飛後因為機械故障之類的原因要停西雅圖,連美國國土都沒有飛出去就降落啦,shun跟朋友只好夜宿西雅圖等待隔天的班機。

不過我現在已經恢復原本的興奮,東京耶! 我又來到東京了! 這是一個不知為何會令人懷念的城市。稍微梳洗了一下,查了地鐵時刻表,抓上包包準備出門,今天晚上打算去六本木晃晃,而且除了飛機上難吃的餐點,到現在都還沒吃飯呢。

東京的地鐵大概是全世界數一數二方便的,班次既多又準時,車站也很整潔。我到六本木的時候大約晚上十點,開始一個人在街上閒晃的旅程。六本木是個有名的夜生活區,和新宿不比起來多了點異國風味,一家家爵士酒吧和外國料理林立,街上很多外國人。我慢慢走到地標六本木之丘,剛開幕不久的六本木之丘是個龐大的購物中心,在52樓的展望台有號稱全東京最美的夜景,遠遠可以看見東京鐵塔,在夜色裡發出橙色的光芒。晚上十點多大部分的店都已經休息了,原本想碰碰運氣看看裡面有名的和幸豬排還有沒有營業,果然已經關店,整個飲食地下街只有三三兩兩的服務人員在清掃。沒食物吃,就上街亂晃,路邊的bar裡傳出很香的燒烤味,想是吃燒烤配啤酒,有些人在門口招客,不過我很膽小不敢自己一個弱女子加上不會講日文就進去酒吧來個一手啤酒。街道上還有不少路人,有上班族,有情侶,有頭髮染成金色的年輕人,有看起來就像是觀光客的外國人,不過大部分人都穿著大衣急急的走路,有個目的地的感覺,落單又是閒晃的人大概只有我吧。



最後我走進了一家有誠品感覺的書店,裝潢很新,空間寬敞明亮,木質的書架上陳列了許多日文書跟外文書,還有像閣樓似的設計。書店門口寫著營業時間到凌晨五點,心裡想要是趕不上電車今晚就睡這吧! 買了幾張明信片還有一本東京地圖後走出來,進了旁邊的藥妝店松本清。松本清像是日本版的高級屈臣氏,琳瑯滿目的藥妝產品,連台灣高價的shiseido美白系列都是開架,都接近晚上十二點了裡面還有很多採買的上班族。眼看末班車的時間越來越接近,夜宿六本木書店這種浪漫的舉動還是免了,決定去路邊的吉野家買個牛丼飯,跟老闆比手畫腳一陣,牛丼沒了,買到牛肉飯,跳上大江戶線往汐留的末班車打道回府。

回到旅館解決了很普通的牛肉飯,上msn把暱稱改成Wei@Tokyo炫耀一下,躺在床時已經半夜三點。不錯的開始,明天早上要起床去築地市場吃傳說中的新鮮壽司。

青山ブックセンター 東京都港区六本木 6-1-20
http://www.aoyamabc.co.jp/45/45215/



創作者介紹

小貓斑比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sclooney
  • 我也想吃燒烤配啤酒,可是我看不懂菜單 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