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沙發在路中間!

我開著車, 時速70英哩, 暗夜裡在高速公路上往DC途中, 發揮開車近十年來所學會的畢生功力, 在半秒內判斷完形式後緊急剎車並且方向盤往左拐, 眼看就要閃過, 腦袋還來不及害怕或驚訝之際右前輪就"況趟"一聲撞上某硬物。白色的三人座沙發從我視線角落飛逝, 在下一秒就已經甩在身後, 我驚魂未定, 車子沒翻, 輪胎好像也沒壞……

沒有, 我眼前沒有跑馬燈, 只有感謝不知道什麼時候儲存的好運或是神的眷顧, 讓我過了輕鬆的周末現在還可以在這寫文章。

費城路顛, 地形高低起伏, 我的1997年舊車早就不堪折磨, 換過不少零件。這陣子車子咕嚨咕嚨響, 經過坑洞右前輪像是要掉下來似的, 想也知道又是要整治車子的時候。偏不巧正打算趁著周末三天連假去華盛頓一趟, 原先熟稔的修車大叔幫我診斷說要換零件, 但是時間排滿只能約下周。我出發前一天, 晚上急忙打電話給附近幾個車場約了時間。星期五一早滂沱大雨, 開著明知有問題隨時會壞在路中間的車子去從沒去過的車場, 等人檢查定生死。在美國交通不便, 我穿著上班服裝, 背著電腦, 濕了半邊衣袖, 走到附近咖啡店消磨時間。好在車場一個電話打來, 說有零件, 當天可以修好, $200美金搞定。下午兩點我才偷偷摸摸進了辦公室, 處理公務等待下班。

連假總是有車潮, 費城到華盛頓開車要將近3小時, 我帶著斑比, 當晚大約九點半才出發。外面雨算是停了, 夜黑風高, 車子剛壞給我一點警醒, 上車特地幫貓咪的籠子也繫上了安全帶。一路車多, 時速很快, 我聽著廣播, 貓在籠子裡待的不爽, 唉叫抗議虐待, 偶而還有怪風吹來把車身吹得左右晃, 總之是不平靜的夜晚。

也算是順利, 一個多小時後開到了賓州和Delaware交界附近。在美國開過車的人就知道, 有些路段黑滲滲的完全沒有路燈, 我在最內線, 頭頂出現黃色牌子指示這線道即將結束。我開始準備換線, 時速還是在70哩, 我前面沒車, 右手邊有台廂型車擋住, 這時注意到幾百公尺右前方有台亮燈的警車停在路肩, 多看了兩眼, 下意識踩剎車, 眼睛再轉回路上才看到…………

一個沙發一個沙發一個沙發, 白森森在路中間擋住了我三分之二的車道。

幸運的是, 沙發沒有整個橫亙在路中間; 幸運的是, 我當天才換了車右前輪的零件; 幸運的是, 我開車技術還可以; 幸運的是, 不管撞上的是什麼並沒有損害車體或刺破輪胎……

以前有個課文寫, 有這麼多事情要感謝, 那就謝天吧。我不走玄冥路線, 也沒有積過什麼德, 對信仰也不虔誠, 所以把經歷寫成文章, 聊表紀念, 謝謝所有關心的朋友, 我真心覺得很幸運, 謝謝你們讓我感覺不孤單。一個人在江湖上走跳久了, 說有什麼對人生的大徹大悟是騙人的, 只希望大家常保平安, 記得天有不測風雲, 路中間也是可以有沙發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tsai 的頭像
wwtsai

小貓斑比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