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自走過妳身旁 / 也沒有話要對妳講」──崔健〈花房姑娘〉

  不能更在意了,每個煙囪
  都已經升起煙霧,每個主婦
  解下頭髮像流水
  滲入無人吃食的存糧


  很可能秋天以前妳的確曾在那裡
  以花烹煮最多顏色的想望而如今
  那些細細撫觸的手握,已慢慢伸長為枯藤
  纏滿節氣,向往日摸索更濕潤的口音


  我也曾隨著溪流經過這些不是偶然
  是因為真心在意,再遠些就要降霜
  河床上野蘆葦開始大規模地焚毀
  白色的自己,留下沒有形狀的香息


  妳是不是仍會文火一般微笑如從前
  在風裡燉煮十一月,讓那隻無害的蜂
  為了追索時光的焦味而再次錯過
  不復挺立的花蕊

  (2007/11/12 自由副刊)



很喜歡前兩段的意象,輕輕的帶出有點無奈、有點荒蕪的秋天景色,還有對於已逝伊人的遙想。整篇文字處理得很精煉,不過到了結尾反而有點太過暴烈,火的意念出現的很唐突,赤裸裸的把情節攤開在讀者面前反而失去了一些深度和層次,有點可惜。

還是首不錯的詩。

作者林達陽的部落格:「南方亭午」
創作者介紹

小貓斑比

ww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留神來
  • 來點意像層次

    來點不熱門的...
    【西江月】
    寶髻鬆鬆挽就。鉛華淡淡妝成。紅姻翠霧罩輕盈。飛絮游絲無定
    相見不如不見。有情還似無情。笙歌散後酒微醒。深院月明人靜

    【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帘外月朧明。白首為功名。
    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江城子】
    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卻匆匆。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為問東風余如許。春縱在。與誰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背歸鴻。去吳中。回首彭城。清泗與誰通。欲寄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

    ~如畫如夢,各有餘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